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中国企业会计网

活着,就美丽

2012-4-2 11:33| 发布者: 小胡| 查看: 3213| 评论: 0

摘要:  天桥上,风和柳枝缠绵,天桥的另一端,飘过一缕琴音,是那种电子琴的清澈,单纯,没有钢琴的浑厚和立体感,就像一枝柳丝,单薄的划过水面,不足以荡开涟漪。   可是,就那么脆脆的袭进耳畔,不可挡的。一如这带有 ...
 天桥上,风和柳枝缠绵,天桥的另一端,飘过一缕琴音,是那种电子琴的清澈,单纯,没有钢琴的浑厚和立体感,就像一枝柳丝,单薄的划过水面,不足以荡开涟漪。

  可是,就那么脆脆的袭进耳畔,不可挡的。一如这带有温度的风,凉凉的,尚暖。

  天桥的一侧,便望见那少女,眼睛很漂亮,有着春天的艳,睫毛很长,很卷,就像她身后的柳枝,顺着风的方向,一路探寻,那是世界上最亮的瞳眸吧?她的整个身体,竟然在一个手推上,那么瘦弱,就像三岁的孩子一样大小。我的心沉了一下,歌声顺着台阶流泻下去,我,亦走过她的推车。

  我没有去放下一枚硬币,只怕亵渎了那一景的美丽。她肩上的围巾,倾斜下来,在风中时不时的飘一下,我感觉到,风,慢下来的旋律,跟着那围巾,来回荡着。

  放在衣兜里的手,始终握着湿湿的十元纸币。回头看时,少女依旧陶醉的唱着,弹拨着,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,柳枝,青青的,肩上的围巾,更显得纯白。

  天桥,依旧伫立沧桑的岁月,那一帷景色里,女孩儿是浓浓的绿意,却显衬着我的贫瘠和苍白。

  活着,总是不停的奔跑,北环的天桥,印痕着匆匆的脚步,一时轻盈,一时错乱。终归,是落地实处。其实,每一次奔波而归,路过天桥,都会有不同的身影和姿态,不同的人和物,轻轻触着我细敏的感觉。

  依旧有弹拨琴弦,迎着春风唱歌的少女,有拉二胡的老人,季节绿了变黄,黄了变绿,老人的二胡,少女的推车,闪亮的瞳眸,飘荡的围巾,都是自然的生命,在岁月的门楣前,演绎着岁月,活着一个真,一个我。

  活着就是王道,就是对生命的敬畏,和对活着的向往。活着,就有希望,哪怕,低如微尘的细小。

  雪小禅说;野生的,自然的女子,有“艳不求名陌上花”的妩媚和妖娆,她并不在意别人的看法,只一意孤行下去。要的只是赏心只有两三枝,要的是独自芬芳的快乐与沉溺,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。

  活在世上,便是自己的传奇,自然的人,自然地景,都融着一种生的活跃,哪怕,何种姿态。用生命的绿,一点点的,晕染着它的独特魅力和独一,鲜活着这个世界。

  佚名在《在世上留个响儿》里说过;在世上留个响儿,这是卑微的人,给自己设置的最完美的签名。

  一个七旬老人,用口琴吹出不成调的乐曲,活着,便在世界的一个角,用自己的方式向世界告知,活着的真实,和活着的精彩,临终时,还要拼尽最后的一寸生命,吹奏一段曲子。他说,活着一天,就要为这个世界留下一个响儿。

  来到世间一回,就要跟世界打个招呼,这是他的逻辑。不管这响儿是否动听,都是留给世界的,关于生命的讯息。

  不管多么微弱,都请给世界留个响儿。

  这是,人一种活着的态度。

  非洲沙滩戈壁里生长着一种花,叫依米花,四色六瓣花,惊艳触心。花期却只有两天时间,它经过六年的春,才会绽开怒放,之后便随母株一起香消玉殒了。

  生命一次,美丽一次。经过顽强的跋涉,漫漫的求索,在生命的尽头,依米花终于绽放出自己的精彩,在世界上留下一个头彩的响儿。

  这是,花草一种活着的姿态。

  即便是在绝望的时候,也要临水照镜。

  想起了天桥上弹唱的少女,拉二胡的艺人,佚名笔下吹口琴的七旬老人,一个一个鲜活的生命,以各种姿态,各种美丽,顽强的活着生命的每一天,在岁月长河中,激起最美最微小的浪花。

  此刻,荡开心湖一寸平静,我的心底,生长着自己的依米花。

  活着,就美丽。

 已同步至 小胡的微博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皖公网安备 34032302000226号

发表新贴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