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中国企业会计网

种菜与养花

2012-4-2 11:35| 发布者: 小胡| 查看: 6598| 评论: 0

摘要: 他叫吴质,退休前是一个机械厂的工人。一辈子跟钢铁机器打交道。他叫荆申,退休前是市文化馆的一名干部。两个人都住在我的楼下。在城里的生活很单调,尤其是退休的老同志,更不知干啥好了。   楼下的空间很小。老吴 ...
他叫吴质,退休前是一个机械厂的工人。一辈子跟钢铁机器打交道。他叫荆申,退休前是市文化馆的一名干部。两个人都住在我的楼下。在城里的生活很单调,尤其是退休的老同志,更不知干啥好了。

  楼下的空间很小。老吴和老荆一人在楼道平台的一边开辟了各自的一番天地。老吴用废旧的装盛零件的木箱或泡沫箱,到街上清理下水道的地方,用塑料袋装来黄土或黑土,放在木箱或泡沫箱里。就种起了青菜。有蒜苗、小青菜、十几株辣椒,几棵茄子。春天或夏天平台上俨然一片田园风光。只是面积太小了。但老吴家却也有了新鲜的蔬菜上桌了。闲暇之际,浇浇水,翻着箱子里的土,一副自得洋溢在老吴的脸上。

  老荆不知在哪儿拾来不少的各式各样的花盆。或园的或方的,就养上了花草。花草没有名贵的,大都是自己在山上挖来的不知名目的花啊草啊的。有谁家不用的花盆在搬家时,顺手放在老荆的“花圃”里。于是乎也有了几株紫荆花、几株牡丹。大概就是他花圃的名花了。老荆也不大上肥料,让花草自己无拘无束的生长着。偶尔也会有蝴蝶或蜜蜂飞来,嗡嗡地。老荆呢,就拿一把躺椅,手上有时拿一把二胡,“吱吱哑哑”胡乱拉着。开初时,总是不成调子。时间长了,偶尔也能听出一些名曲的调调来。

  老吴的田地时不时的有蔬菜的清香,老荆的花圃也偶尔有花香飘来。但两个人从来不在一起聊天。各人坐各人的活,互不打扰。我们走在他们的“自留地”间,就能一边领略着这微缩的田园风景,一边品尝着“花圃”的花香。倒是别有一方风情。

  今年的春天,首先是田园荒芜了,说是老吴走了,不声不响的就走了。不久老荆的花儿也凋谢了,听说是老荆到美国去儿子家了,于是我们也欣赏不到田园风光和花草飘香了。只留下十几个箱子和十几个花盆,还在平台上可怜巴巴的。

  我想老吴的一生都是在进行着物质的生产,老荆的这辈子都是在做着精神的产品。两个人的生活风马牛不相及,也没有什么联系。可是吴质离世了,荆申也远赴美国。我们的日子还是这样过。可总是感觉少了点什么。我一直在想着,到底是少了什么呢?我们缺少的仅仅是种菜的菜地还是那一份心境。缺少了可供我上下班得以品赏的花草还是老荆的那份闲情逸致。我百思不得其解。于是我只要有了空闲的时间,就要想着这两个老人的种菜的箱子和花盆。

  忽一日,在街头遇见一靠街头摆摊算卦为生的长胡子老头,在为一成功人士解说生命的意义。老先生说:人活在这个世界上,不外乎为了两个目的。一曰物质上的满足,一曰精神上的享受。物质的满足仅仅是为生存,精神上的享受是为境界。由此知道了我思考不得的东西在哪里啦。物质满足是初级的需求,精神境界是人的高层次追求。当物质匮乏时,很难有人去追去精神的层次,正所谓“仓廪实而知礼节”。而当一个人仅仅是为精神而生存时,又是多么的让人难以理解。此谓之“要饭的牵个猴,玩心不退”。

  老吴虽一生为物所累,老荆也一生愉情。最终都斗不过一个“命”字。人的一生很短暂,当我们在为物所累、为钱、为房所愁时,我们的生命也悄悄消失。倒不如放开一切,去愉悦精神。可是精神是个虚无缥缈的东西,只有到了一定的境界,也许才能理解。而我们普通的人怎么能达到呢?当我想虚怀若谷的时候,忽然想到家里的按揭还没有到期,我还得为生存而努力的去工作。孩子要房子、要找工作要,结婚生子。唉,还是得看这物质基础啊。

  种菜也好,养花也罢。无非是对生活的一种理解而已。别想那么多了。咱还是有菜就吃,有花就赏吧。岂不也是一种人生的态度。

 已同步至 小胡的微博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皖公网安备 34032302000226号

发表新贴 返回顶部